上海定制旅游攻略爱好组

美国旅游团来惠踩线 推广“风情惠安”/挥之不去的惠安女审美情结

崇武第一帮帮团2020-04-08 16:35:34

2月21日,由美中旅游业联合协会组织的“清新福建”考察团莅临我县开展旅游产品踩线活动,对我县旅游资源进行参观考察,为回美国后推广“风情惠安”旅游线路做好准备。


  当天,考察团团长、美中旅游业联合协会会长蔡青娜一行12人实地参观了崇武古城、惠女民俗风情园等地。他们对于我县至今保存完整的古建筑、惠女服饰和精湛的石雕工艺赞叹不已,纷纷拿起手中的手机、相机捕捉镜头。

  “我不止一次来惠安了。但每次来都被惠安的文化所吸引,百看不厌。”蔡青娜表示,考察团成员是2月15日乘坐纽约直飞福州的首航航班到达福州的。而这一航线的开通,使美国到福建更加方便快捷,为此次考察踩线的成果推向欧美市场提供了有利条件。北美华人华裔寻根协会副会长郑雄坚定则觉得这次考察时间太仓促,一定要带妻儿再来好好看看,回去要把惠安介绍给美国的朋友。

来源惠安乡讯


                

翁振新,男,1948年出生于福建莆田,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艺术系并留校任教,后考入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深造。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主席,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中国人物画艺委会主任,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原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第九届全国美展评委。长期潜心于高等美术教育、中国人物画创作与理论研究,其作品注重反映现实生活和地域特色,无论是主题性的宏大叙事还是唐诗宋词的现代演绎,都显示了自然雄浑的新写实风格。作品连续入选第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届全国美展及其他国家级展览,曾获全国首届中国画人物画展览最高奖银奖等国家级奖项和福建省政府文艺百花奖一等奖等奖项。


挥之不去的惠安女审美情结

文/翁振新


三十多年来,我的目光一直投向惠安女,我的心里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惠安女审美情结,这些年来,我搜寻和发现惠安女的美。那带有咸味的闽南风情,那风姿多彩的惠安女,那多少逝去的悲怆揪人的故事,犹如呼啸的海涛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我心灵的堤岸,不断地唤起我内心的创作激情,是如此地不可抗拒。


《渔市絮语》 136×68cm  2016年


惠安女,严格地说是惠东女,分布在福建惠安东部崇武镇郊和山霞、净峰、小岞三乡,是地地道道的汉族,但她们的服饰却很奇特,呈现出一种特殊的文化精神意义。因而素有“封建头、民主肚、节约衫、浪费裤”之称。


《朝露》136×68cm 2015年

    

惠安女这种超常的外形,给人的审美感受是那么强烈、新鲜和独特,与大海、礁石、渔船、石厝等景观随意组合,都是旖旎动人的人文景观。连同由此引发的风土人情,富有传奇色彩的种种神秘故事,构成了浓郁的富有地域文化意味的风情美,深深地吸附着我,我陶醉了,激情澎湃地画,画惠安女美丽的身姿,画惠安女身上迷人的银饰物品,画惠安女独特的生活情趣。


与惠安女一起


应该说,起初激起我创作欲望的是惠安女的外在形象,外在的文化景观,还仅仅停留在对惠安女一般性的崇敬赞美的层面上,还囿限于对生活表象特征的美化,甚至还含有猎奇的成分,作品未免显得轻飘、浅薄。我意识到表现惠安女的风情美还只是对惠安女美学意义表层的把握,而深入体察惠安女的生活、劳动等客观情况,无疑有助于我对真实的发现,获得的不是概念的东西,不是主观臆造的东西,而是有血有肉的感知,充满活力的生命体。


《海风轻轻吹》 180×98cm  2015年



《嫁给大海的女人》200×200cm 2004年

    

惠安是著名的石头之乡,惠安女就置身于花岗岩组成的世界。在惠东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象,几个惠安女头戴黄斗笠、系蓝底白花布头巾、身穿不遮下腹的上衣和黑长裤,以独特的姿势合力扛着一条巨石,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那么俊美。

《好心情》136×68cm 2014年


我觉得这种刚柔相济之美与我的创作心境十分吻合,也很适合水墨画的艺术形式来表现。于是我从最初画惠安女的形象、风情,画直观表层感受,逐步转入新的创作形态,不是再现浅层的生活现象和风土人情,而是透过一些常见的现象和场景的外在美,着力把握惠安女刚柔相济的内在“真实”,揭示其精神实质。



《磐石无语》170×190cm 1996年



《无声的辉煌》216×176cm 1994年

 

我发现惠安女风情美、刚柔相济美的美学品格后面潜藏着一种更深刻的东西、更深层的意义。惠安女的美丽、坚强,在表象体现了,但她们的内心,潜藏在心底的情感,需要我们进一步探求。只有深刻了解惠安女的命运遭际,才能真正认识惠安女。

    

《五色石》227×193cm 2014年


这里不仅有阳光,有春意,有温馨,也有狂风、惊涛和哀怨,这里并非艺术家通常描述的只是劳动、抬石、织网等那么富有诗情画意的情境,我逐渐读懂了潜藏在惠安女身上的一种无言的忧愁,一种苦涩郁结的情怀。正是人生的种种酸甜苦辣酿就了惠安女独特的性格和心态。惠安女的悲剧和痛苦大多是因婚嫁造成的,因为童婚、早婚,妇女长期住在娘家等陋习,渔村姑娘自杀率很高,这是她们在世俗的高压下抗争,选择的特殊的表达方式。

《相濡以沫》178×96cm 2016年


把握这层美学意义,就使我在表现惠安女时少了几分秀美,多了几分深沉和凝重,使我对底层人生存的艰辛和多舛的命运投入了深切的同情,强化了我的作品的沧桑感。这种感受融进了我的作品《那一湾浅浅的海峡》、《女人海》等。我在画面中有意增加了描写老年惠安女的分量,透过她们脸上雕刻的风霜,目光流露出的沉郁,倾诉几代惠安女的心路历程。


《那一湾浅浅的海峡》230×183cm 1999年


事实上,我已经不仅仅是表现惠安女,而是试图以惠安女为载体,诉说中国劳动妇女的命运,表达我对中国劳动女性精神的理解与体悟,同时也溶进我的情感和人生体验。认识惠安女风情美、刚柔相济美、悲剧美三个层次的美学意义的过程,也是我从写人、写情到写心的过程,从风情再现转向精神表现的过程。我把惠安女当作生命和生机来画,表达一种隐喻性、象征性、寓意性,画出意味和心性,注入自己更多的感受和语言。

《穿越》178×192cm 2009年


多年来我苦苦地寻觅一种表现方法,我选择了写实与象征相结合的手法。我觉得,只有写实,才能以真实为支撑,淋漓尽致地表现惠安女的真实形象,溶入自己的全部情感,使我笔下的惠安女既是现实生活中的可信形象,又是渗透着我的情感和意念的审美对象。真实是艺术的真实,不是照片的照搬,但我也不忍心无端地扭曲惠安女的形象,或者毫无生活意味地把她们“静物化”,追求时髦的精神病患者式的痴呆感,而是要真挚地品味和创造丰富多彩的艺术形象,在可信的空间中寓有生命光彩,在可视的画面后面蕴含意味和心性,在写实中寓含象征。我尽量抓住生活的原生态,从一些熟视无睹的真实里发掘出闪光点,表现人物形象的丰富性、多样性。有时还需要对客观对象进行精微描写,映照出背后的精神意向。

本文作者:翁振新

来源:振新艺术

Copyright © 上海定制旅游攻略爱好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