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定制旅游攻略爱好组

诚品书店 | 野天鹅 | 美国旅行团

裁剪旅行2020-09-18 07:03:56

有一天早上醒来,侧耳倾听时,忽然觉得好像听见远方的大鼓声,从很遥远的地方,从很遥远的时间,传来那大鼓的声音,非常微弱。而且在听着那声音之间,我开始想,无论如何都要去做一次长长的旅行。

—村上春树《远方的鼓声》

护照已经换了四本,虽然尚未登陆过南北极的大陆,但是却从未有过向往这两个极端的迫切想法。也许是因为它们必然会在我的未来目的地中吧,自己也就开始顺其自然了。

然而,城际间的旅行,对于我来讲,也许早已不再是旅行。即使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中,我也无心将行程安排的满满的,雄心勃勃的把TripAdvisor上列满的参观项目全部在几日内完成。

我是一个懒惰的游客,喜欢选择一个舒适的酒店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去那些特色的艺术小街、博物馆逛逛,在街角咖啡坐下来看看人群,或是找个书店打发半天的时间。

曾经,只要一翻开书,看着密密麻麻的字就头疼。读书,还真是从工作开始。那时候,带着美国团队穿越祖国的大江南北,每次行程结束时,总有不少客人把自己一路上读完的书送给我。就这样,我以强迫自己提高英语阅读能力的心态开始读书。

不知始于何时,阅读就这样成了我的乐趣和习惯。

今天在香港的一家诚品书店里闲逛,偶然发现了《Wild Swans》。她曾经是我收到过的第一本英文书,是让我对阅读产生极大兴趣的第一本书。因而心里还小激动了一番。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迷迷糊糊的就停止了入境旅游的接待工作,转做会奖旅游,不知不觉间,就这样做了八年。

如今,又好像是冥冥注定的安排,老天爷又悄悄把我放在了出境旅行这个业务板块,自己不禁偷偷地问自己,是不是还要再八年的时间。

改变,究竟是你自己奋力争取的,还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变来变去,却从未跳出过旅游行业,我是不是有些别人嘴里形容的“固执己见”。

晚间回到酒店大堂,正巧碰到了一个美国旅行团的告别爬梯。全陪娓娓道来的告别词,讲着讲着,很多美国老太太就开始抹眼泪。我猛然看到了很久以前的自己,也是这样站在那里,也是这样享受着被人依依不舍的幸福感。

如果没有当初的改变,今时今日,我依然会是那个全陪,依然站在那里,职业性的讲出打动人心的道别话语,在每个小小的团队面前,陆续地更替着自己因为给人带来的旅途幸福而产生的满足感。

其实《Wild Swans》写的也是改变。三个女人在历史变革的三个不同时期,生活方式发生的迥异变迁。

改变,到底我们是被迫的,还是主动的?改变,我们是不是还主观上的恐惧改变?至今还在问这样的问题,是不是我这么多年,一点没变。。。

其实这些年,永远没有变的只有改变。

有一天早上醒来,侧耳倾听时,忽然觉得好像听见远方的大鼓声,从很遥远的地方,从很遥远的时间,传来那大鼓的声音,非常微弱。而且在听着那声音之间,我开始想,无论如何都要去做一次长长的旅行。。。

—村上春树《远方的鼓声》



本文由Rachel编辑首发,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Copyright © 上海定制旅游攻略爱好组@2017